2017-08-12 23:09聯合報 記者李樹人、劉嘉韻╱即時報導

 

如果以健保給付的概念類比目前長照2.0提供的服務,或許可以一言以蔽之,那就是:「保小不保大」。

 

健保資源有限,一直有專家主張「保大不保小」,與其給付小感冒等輕症就醫費用,不如把資源留給癌症、罕見疾病等重大傷病。

 

長照2.0是福利政策而非保險,但以使用者需求來看,目前長照2.0服務只留在社區的輕中重度失能失智老人或身障者受惠;對於入住安養、養護機構的重度、極重度者,則不在長照大傘給付之內。

 

這樣的資源分配,往好處看,是延緩失能失智,減少照顧需求;但就社會公平而言,同樣是納稅人,社區已居家服務無法照顧的重度需求者,卻被政府的長照2.0摒除在外,真的符合公平正義嗎?

 

●看更多相關報導:長照計算機 付了父母的長照費用,那自己呢?

 

即使自費 等不到居服員

「我也想使用政府的長照,也想讓媽媽在家安老,但是政府居家服務派不出人來。」已婚的蕭梅說,母親退化後,照管中心原本給了一周兩次各一小時的服務;後來母親愈退化,居服時數已經不足,但即使她願意自費,延長服務時數,「照管中心說沒人,派不出居服員了。」送機構或請外勞,是剩下的選擇,但都不在政府給付內。

 

今年長照預算一七七點五二億元,其中衛福部編列的公務預算達一六二點二六億元,分配大餅中,以「居家服務」、「彈性擴大服務、創新整合服務等,建構長照ABC機構等」所占經費最多,加上日間照顧近十二億元,幾乎已占九成。這些錢全用於留在社區的被照顧者。

 

衛福部編列的十二項經費裡,與機構住民和請外勞家庭勉強有關的,僅有「喘息服務」與「長照機構服務」。但在大多數縣市,外勞家庭不能申請「喘息服務」,只在台北市等少數縣市開放。

 

無法補助 除非中低收戶

至於「長照機構服務」,今年編列二點四七億元,目前住機構的被照顧者約十萬人,如果平均分配,每人一年分得兩千四百七十元,大概只能支付一到兩天的住宿費。但實際上,除非是中低收入戶,無法獲得政府補助。

 

衛福部設定,低收入戶和中低收戶中的重度失能者,可以補助機構費用,今年的標準是最高每月不超過二萬一千元。台北市社區銀髮族長期照顧發展協會理事長吳第明說,只要有一些存款,加上住的是自己的房子,就不可能拿到補助。

 

住進機構 200萬三年花光

五十一歲的李翠屏月薪三萬五,和女兒在台北租屋。她四年前把中風傷及小腦的養母張芫荽從嘉義接來,住進台北市的護理之家,月費幾乎和她月薪相當,李翠屏只能靠著媽媽的退休金加上自己收入,咬牙支出。

 

李翠屏說,機構社工告訴她,如果有中、低收入戶身分,就可以補助一萬多元。但她打了一整天電話,一轉再轉,答案卻是:「媽媽戶籍在嘉義,住台北的機構無法獲得補助。」

 

原本預定媽媽的兩百萬元可以支撐五年,沒想到三年多就花光。今年起機構月費再漲三千元,她估算最多只能撐到年底,接下來的日子該怎麼辦?她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要不要請個外勞?」家中有人需要照顧,可能是大多數人心中浮出的第一個念頭。畢竟月付二萬多,就有人力廿四小時服務算。但這群來自東南亞的年輕女子,為了生計遠來異鄉,勇氣可嘉,卻未必會照顧病人。

 

陳大哥照顧中風失能的太太十九年,前後請過七位外籍看護,每次新人進來頭半年,基本上都在「新生訓練」,還有一位在第二天就逃走。陳大哥不怪這位逃跑外勞,畢竟照顧失能者需要專業,事先沒有受過訓練,真的不知如何照顧。

 

張家則是另一種狀況,「阿莉」來台九年,主要陪伴輕度失智的張爺爺,也照顧心臟衰竭的張奶奶,阿莉不但很會做菜,對二老脾氣瞭若指掌,全家只有她能搞定張爺爺的情緒不穩。多年下來,阿莉已存夠養老金,很想回國,但張家少不了她,每年幫她加薪,現在月薪已經和本國看護差不多了。

 

照顧殺人 一件比一件慘

請外勞和住進機構,都是不得已的選擇,景氣不好,更對長照家庭的支出雪上加霜。

 

草屯療養院精神科主治醫師沈政男說,「付不出錢而搬出機構的案例,這些年看多了」。他質疑,全世界實施長照制度的國家,沒有不把機構照顧列為給付項目,甚至草創初期,機構照顧是重點,「因為需要全日照顧的家庭,才是最水深火熱的家庭」。

 

每有照顧悲劇見諸媒體,沈政男就投書、在臉書上貼文:「照顧殺人一件比一件慘絕人寰,如果蔡政府執意機構照顧排除在長照之外,我會一直寫下去。」

 

 

創作者介紹

數位學習課程累積中●重大政策課程已上線,請踴躍選讀

Tofu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