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院版長照法 民團憂不符需求

【記者張雅雯台北報導】國人習慣在地老化,多數失能者選擇居家照顧,因此大量使用外籍看護,立法院昨舉行《長期照護服務法》公聽會,民間團體與學者質疑,行政院版長照法看不到對家庭照顧者提供支持服務,也未將外籍看護納入長照體系,恐怕將難以貼近民眾的需求。

由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婦女新知基金會等團體組成的長照監督聯盟認為,國內長照最主要依賴家庭照顧者,其次是外籍看護,但長照法只看到以醫療模式為架構,用證照制度管理長照人員,包括家庭照顧者、外勞等主要長照人力,因不屬於長照人員而不處理。

文化大學社會福利系助理教授陳正芬質疑,國內有十八萬外籍看護在民眾家中,而目前提供長照服務者,有六萬人在機構,兩萬兩千人是有時數的居家服務,但長照法卻只管理八萬名長照人員,而忽視十八萬名外籍看護。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政策部研究員陳素香呼籲,家庭外籍看護不能獨立在長照體系之外,應併入居家服務體系,由居家服務機構聘用、訓練及管理,再派遣給家庭,外籍看護才不會重蹈被過度濫用的覆轍,也才能創造本籍看護逐步替代外勞的契機。

衛生署護理及健康照護處處長鄧素文表示,外籍看護引進的數量與管理,尊重勞委會的勞工政策,長照法僅協助評估受照護者需求、進行個人照顧者訓練。

此外,由老人福利聯盟、殘障聯盟等團體組成的長照推動聯盟,質疑長照法不明列服務內容,評估工具也無法滿足使用者需求。

殘盟秘書長王幼玲表示,行政院版的長照法,仍著重於生理功能引起的長照需求,無法兼顧所有身障類別,比如心智缺失的失智與精障。她建議跟進明年身障鑑定新制,改採國際健康功能與身心障礙分類系統(ICF),依據九大面向中的「活動與社會參與」作為評估工具,不僅較為全面,也避免身障者重覆接受評估的折騰。

這樣的長照法 你能放心?

 

【聯合報╱王增勇/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理事長(台北市)】


在台灣於一九九三年進入老人國的十八年後,行政院終於將長期照護服務法送至立法院,但其內容乏善可陳、缺乏政策願景、對目前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充耳不聞,根本無法為台灣高齡化社會建立可長可久的長期照護制度。

目前長照法沒有回答的問題,至少有三:

第一、受到家庭倫理文化的深遠影響,約八至九成的長期失能者住在社區中由家人照顧,換言之,家庭照顧者是目前台灣長期照顧的主力,因此支持這些正在提供照顧的家庭照顧者就能照顧好八成以上的失能者,但長照法對於這些任勞任怨的家庭照顧者沒有提出具體支持服務的內容與策略,僅在附則中提到「支持性服務」,國家仍然拒絕看見讓承擔照顧重責的婦女。

上個月生病老年夫妻一同自殺、去年底台北王老先生釘死老妻、去年初高雄媳婦殺死生病多年的婆婆,到底台灣還要發生多少照顧者的悲劇,才能讓政府看見家庭照顧者所承擔的照顧壓力?

第二、十八萬外籍看護工是長期失能者家庭尋求替代照顧的主要來源,由於申請外勞的條件必須是需要廿四小時的照顧,使用外勞的家庭必然是最重度失能者,但這些使用外籍看護工的家庭卻被排除在長期照護體系之外。外籍看護的教育訓練與管理都由家庭承擔,外勞要休假形成家人無法休息的困境,於是家庭外勞變成無日無夜的照顧者,直到外勞身心崩潰。

○○三年故國策顧問劉俠被印勞毆傷致死、二○○六年台中印勞殺傷雇主與其子女、二○○六年越勞殺死被照顧的老太太後跳樓致殘的事件都歷歷如新,但行政院版本的長照法卻無意整合目前外籍看護與長照體系,透過家庭外勞的納入管理確保服務品質,與透過喘息服務的介入讓外勞獲得規律休息,同時也保障受照顧者及其家人的權益。

第三、偏遠地區的長期照護服務由於服務量未達經濟規模,人員培訓不易,以致長照服務嚴重不足,多年來對偏遠地區民眾形成雙重剝奪。具有文化特殊性的原住民更承受次等公民的對待。在長照十年計畫明列推動的七項社區式服務中,原住民鄉鎮僅送餐服務與關懷據點有服務量,其餘服務(日間照顧、喘息服務、家庭托顧、居家復健)皆付之闕如;五十五個山地鄉中,廿三個山地鄉只有不到五名照顧服務員可以提供服務。

如果長照保險是長照法通過後的下一步政策,偏遠地區的民眾與原鄉的原住民將面臨「繳同樣保費、卻沒有相同享受服務的權利」,形成極度的不公平現象,而長照法對目前長照體系的城鄉差距問題也同樣隻字未提。

面對這樣的長照法,你怎麼可以放心讓它通過呢?

Tofu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